历史转折中的雷军

2019年05月15日 来源:

近21世纪商业评论有一篇文章《一位小米前员工的财务告白:期权如何处理让我纠结》。讲了一名2014年入职的小米员工,离开亚马逊放弃了90%的期权错过了四倍股价的飙升,拒绝了阿里错过了4000股的股票。

同时,这位2008年毕业的码农还表示自己是一位不买房主义者。

真是为他感到难过。

从阿里愿意给他4000股这个数目上来看,这位码农的水平介于P7和P8之间,年龄30岁左右正是当打之年,在35岁之前还有五年弥补自己毛病的机会,我们祝福他。

这篇文章很能反应目前小米很多员工心态的缩影。上个月小米负责海外业务的全球副总裁Hugo Barra离职了,你回头去看,2013年到2014年加盟小米的高管,流失率还是挺高的,除了Hugo Barra 之外,还有陈彤和张金玲。

2014年这家公司7000人左右,现在早就超过了10000。大概小米中有一半员工是在2014那个顶峰之年以后加盟小米的。

这些人加盟小米的时候正是小米气势如虹,但是三年之后小米的成长性没有预想中那么高,职业发展和预期中的有落差很正常。

这个月小米还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就是发布了小米自主研发的澎湃S1芯片。当时Pingwest的一篇文章提到,小米官方的编年大事记中竟然完全省略了2013年到2014年底这段时间产生的所有事件。

这一段时间对小米来说,恰好是历史转折。

1

大公司的历史大事记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一样,有的地方说的比较细,有的地方说得不那么细。抗战曾是八年,现在是十四年,以后是几年要靠民主集中制决定。

2013年底到2014年年底,小米空白的历史中也留了下三大未解之谜。

是,小米Note为什么没有指纹识别。

小米直到今天,雷军仍然是事必躬亲冲在线的,MIUI里面一个icon 不好看了,雷军看见了也要说的。何况2014年小米全年在憋的大招小米Note,不上指纹识别,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是他人能决定的。

小米Note没有指纹识别,而同期搭载了指纹识别的华为Mate 7一战成名,取代小米成了受黄牛爱好的机型,价格一度被抄到了和苹果一样的5000元档。当时即便在华为内部,想拿到一部Mate 7至少得是个17级的高级工程师吧。

当年拿到Mate 7的人,今年都35岁左右了吧,没升上技术专家的都有点危险啊。

华为冲击高端市场成功之后,小米更着急要尾随,动作于是变形,2015年力推的小米Note高配版冲击2999的价格无果,堪称是小米史上失败的旗舰机型。

这就是一个指纹识别引发的惨案。小米内部是做过反思的,当时认为小米手环可以解决解锁和支付的问题,但是没想到消费者就是信苹果的那一套。

小米太高估计了自己生态链的价值,这是2014年小米上下堕入癫狂的后果。不能怪雷军,2014年年底,连投资人都愿意给小米开出450亿美元的估值,尤里米尔纳乃至明确说明,小米的下一个杆位就是1000亿美元,这时候谁能不头脑发热呢?

这时候第二个问题来了,小米2014年的估值为何高达450亿美元,融资额却只有11亿美元。

小米不是Snapchat、Uber那样随时可以上的公交车,过去三年里的一轮融资出让不到3%的股分,这极不正常。

实际上当时融资没有结束的时候,当小米的估值在400亿美元到500亿美元之间拉锯的时候,有一位接近这个案子的投资人对媒体泄漏了,雷军的目的是要像阿里巴巴那样融一笔花不完的钱,可以挺过寒冬。

原来聪明如雷军当时已预料到要过冬了。

雷军到底当时想要拿谁的钱过冬,这个爆料的投资人说了两个名字,一个是之前提到的米尔纳,另外一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孙正义。2014年恰逢阿里巴巴成功IPO,孙正义可以拿出大笔现金投资小米。

实际上孙正义也确实给了一个小米一个Offer,很大。有多大,不知道。但是如果小米那一轮的融资额依照正常的10%到20%比例稀释,孙正义给的钱应该在30亿到80亿美元之间。

但是的,不知道是觉得小米已盈利不需要稀释太多股分,还是不喜欢强势投资人在自己耳边吹风,所以他拒绝了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这也不能怪雷军,2014年小米的情势实在是太好了,雷军甚至一度觉得小米的股份分得太早了。那时候小米投资团队对自己的生态链企业吹风,未来中国智能市场的份额,小米能拿走一半。

但是没想到啊,这一笔大钱没有拿到,一年后价格战打华为力不从心,同时OPPO、VIVO的重线下模式又崛起。

小米吃了线下的亏,雷军今年立下了5年开1000家线下店的Flag,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多拿几十亿美元,一年就能砸他个1000家店,像打车、外卖一样靠补贴结束战役。

也许有人说你是否是太乐观了,华为不是大众点评,OPPO也不是Uber。

实际上去年华为业务的利润没有到达预期,任正非就已经吃不消了,近在公司内部禁止说要灭了苹果、三星,说了要罚200块钱,连OPPO、VIVO都说是自己的朋友,由于都是靠商品挣钱的。

任正非自问自答我们的对手是谁?是不要命烧钱的互联公司。

只惋惜小米已经不能不要命烧钱了。贴着成本定价已经是小米的极限了。

2

天时、地利、人和,小米创业之初这三条全占了。

时光回流到2014年,小米这个词不只是一家公司,而是一种现象。马佳佳、大象避孕套,黄太吉煎饼。在资本市场热的时候,说要从某一个品类切入,像小米那样打造一个爆款先实现单点突破,再用雷军的三驾马车互联思惟拿下一个细分市场,实现了雷军说的台风口猪都能飞起来。

这类说辞,我们要做的是什么什么领域的小米,新晋的创业小鲜肉在资本市场上屡试不爽,形成了创业圈的一股泥石流。

这是天时。

但是到了2014年之后,被小米动了蛋糕的对手都醒了过来。互联思维1触及线下就不管用,从物流之战开始,阿里收购苏宁、银泰、百联,京东收购永辉,庄辰超把去哪儿丢给百度去做了便利店。

行业的竞争也来到了华为和蓝绿大厂的主场,核心硬件和线下渠道的竞争,小米的地利也没有了。

小米还有一个人和,但是又遇到了第三个未解之谜,2014年年底黎万强突然宣布离岗去硅谷闭关。

黎万强一手打造了小米新媒体运营和互联思惟的打法,总结成了《参与感》,他的离开相当因而釜底抽薪。小米官方的说法是黎万强要去硅谷闭关开发新产品,后来的结果,黎万强既没有呆在硅谷,也没有开发新产品,只是剃了了光头办了影展,无疑是打脸了官方的说法。

民间的说法有三个版本,A 对手挖角,B 患上了没法控制的抑郁症,C 内部斗争失势。

这道题不难,即使你不知道雷军在金山和小米的奋斗史,你的中学老师也一定告知过你,答案要选长的。

小米的高管团队是个三层的同心圆结构。离雷军近的是他在金山的老部下,这是久经考验的班底,以黎万强为首。第二层是Google和微软中国的班底,这是雷军替金山挖人以及离开金山做天使投资人期间结识的同志,以林斌为首。外面一层是为了做请来的摩托罗拉硬件班底。

翻开我党的革命家史,就知道那一年参加革命的很重要,往后解放了待遇不同,亲疏有别。

黎万强是如此形容雷军和自己的关系,老师加兄弟。微博上黑小米的段子,都会以耍猴艺术哪家强,小米雷军黎万强开头,就像台湾当年的标语反共抗俄,反攻大陆后面必有一句杀朱拔毛。

这样的人从外面怎样挖,从里面怎样斗倒?谁要斗黎万强的话,恐怕雷军要出来讲我去陪斗之类的话了。

特别是在2013年2014年锦上添花的那些人离开以后,雷军对于老同志老班底的信赖,一定有增无减。比如近在小米高管中比较活跃的尚进,就是金山系的老人返巢。

小米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少用BAT出身的高管。1直说要做中国的第三大电商,要做中国的Costco,做电子产品里的无印良品,但是在电商领域从没挖过阿里的高管。从2014年开始在大数据上发力,去年又让KK领衔的探索实验室在人工智能领域做一些小而美的落地,但是小米历来没挖过百度的科学家。

只能说现在的雷老板真是和气生财。

至于属于第三个圈层的摩托罗拉硬件团队,是给雷军捅过很大的篓子的。这个雷军几次整合供应链、调剂硬件研发团队的努力以后,已经逐渐淡出,为首的周光平博士在被调整为首席科学家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微博上了。

现在的小米,研发和供应链由雷军一手掌握。但是这个拨乱反正有点晚,整个2016年小米的研发节奏被完全打乱重来。

旗舰机型缺失,口碑之作小米MIX产量迟迟上不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2017年Q1小米国内的市场份额,将会创下新低。

3

中国成功的互联创业者,大体上有两种,一种是草莽型,善断,判断大势,笼络人心;一种是学霸型,善谋,计算布局,带队攻坚。

天才一点的学霸型创业者,如雷军和周鸿祎这个水平的。真的是研究透了一个市场,可以推演出未来三年的打法,像做数学证明题计算题一样,一招一式,分毫不差,步步为营,一举拿下。雷军做小米这个局,大概是他人生中答对的贵的一道算术题。

但是一旦算错了,或者外部环境突变就很要命,可能让公司长时间找不到北,打赢了每一场战役输掉了整个战争。所以王小川就说,我比李彦宏技术好,但是他比我命好。

雷军在历史转折期间答错的题,可能比答对的这道更贵,毕竟目前小米估值腰斩的说法甚嚣尘上。

如果给雷军一次穿越时空的机会,一定会穿越到2014年,让前面所说的三大未解之谜都不发生。

但是2014年留给雷军的不只是遗憾,自主研发的松果处理器让小米成为了第四家可以自研芯片的厂商,这个项目立项是在2013年年底。去年惊艳全球的小米MIX的立项是在2014年。

小米MIX身上体现出来的,是小米对供应链的掌控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可以任性地推动供应链为自己的想法买单。

今天我们看到的小米上的各种黑科技,也差不多都是在那段历史转折期开始动手的。小米近年的专利申请大跃进,也是从2013年2014年开始的。

还有小米在B站上的营销,投资人总说B站代表年轻人和未来,得B站者得天下,雷军现在毫无疑问已是B站上被鬼畜多的企业家。

所以现在雷军回头去回忆2014,大概是痛并快乐的。

春节前的极客公园GIF大会,雷军露面,讲了很多小米MIX的故事。讲到兴奋处神采飞扬。给人的感觉他虽然不能回到2014年,但是可以回到了小米创业之初,乃至回到那个在金山时的雷军。

雷军之所以是雷军,不在于他能抓住风口,而是没有风的时候他也能不掉队。

雷军曾经总结自己做小米的成功就是顺势而为,而当年他在金山,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逆流而上。在大家都去卖电脑的时候要做中国的微软,在大家都做盗版下载站的时候做正版风暴,在他人都在代理外国游戏的时候非要做自研游戏。

雷军系老金山的很多人,脱离了雷军以后也都能抓住风口。特别是过去几年,这些公司,陈年的凡客、傅盛的猎豹、冯鑫的暴风影音、王峰的蓝港互动、邢山虎的卓着乐动,也都大约是在2013到2015年之间迎来。

在风口的时候,这些人中很多,流露出了要超过雷军的想法,比如傅盛做PR说自己不是雷军马前卒,陈年祝愿雷军的做的和凡客一样好,蓝港做斧子科技的时候夸下海口、但是三年下来,基本上都老实了。

很多人都忘了,总觉得雷军是风口论的发明者,是新兴互联行业的代表。实际上雷军是92派企业家,1989年就开始在学校写代码挣钱,他1990年次创业,1992年加入金山。

1997年雷军在金山遭遇次重大打击,盘古组件失败,跑去CFIDO论坛上灌水了半年,这个论坛上的常客还有丁磊和马化腾,那时候雷军已经是中关村的一面旗帜,他们还什么都不是呢?

1992年出道的企业家,其生存哲学和马化腾马云们有所不同,和互联烧钱时代诞生的创业者更不一样。能带队伍、打逆风球。现在还活在水面上,满打满算加上房地产、通信行业,家电行业,现在还没跑出去,没被抓进去的,没被资本大鳄赶出公司,没有被小粉红骂成跑路汉奸卖国贼,还在踏踏实实做实业的。还真的是92派居多。

也就这么几个现在互为对手的人,任正非、孙宏斌、董明珠、雷军,还有已是甩手掌柜的段永平算半个吧。

但是搞互联的,雷军同时代的鲍岳桥、华军、王志东,现在还有几个人记得他们?雷军虽然有这些起起落落,但是一直还站在中国互联行业的线。

如果雷军是一本书,这些年的起起落落就是看的地方。

希望多年以后,我们提起雷军,会说这个人年纪轻轻就勤工俭学,爱抽烟,说话有口音,事业三起三落。

子宫内膜炎吃什么药
白带脓性是怎么回事呢
外阴瘙痒用什么治
相关文章
  • 消暑解油腻的大肉菜——茶香鸡翅中的做法
    消暑解油腻的大肉菜——茶香鸡翅中的做法

    消暑解油腻的大肉菜——茶香鸡翅中的做法孩子都喜欢吃鸡翅,老喜欢吃外面那些烤翅,炸翅,非常得不健康,想想还是自己做几个给他们吃不是更健康营养嘛,于是一锅茶香鸡翅就上桌喽,鸡翅里带着淡淡的茶香,并且炖出来的鸡翅,颜色相当的漂亮,非常不错哦...

  • 伊拉克局势恶化拉响中国在伊公民安全警报黄冈新闻网
    伊拉克局势恶化拉响中国在伊公民安全警报黄冈新闻网

    伊拉克局势恶化拉响中国在伊公民安全警报添加时间 : 16:07:05作者 : 陈小茹 来源 : 中国青年报    短短数天内,伊拉克局势急剧恶化,反政府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武装接连攻占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和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家乡提克里...

  • 中国全面启动互联品牌保护抵御品牌侵权风险
    中国全面启动互联品牌保护抵御品牌侵权风险

    中央编办事业发展中心在30日举行的“互联品牌保护高峰论坛”上宣布全面启动中国互联品牌保护。“标志着中国首次建立面向全球的互联品牌保护机制,”中央编办电子政务中心副主任宋庆表示,中国企业将可依托权威、有效的保护机制,抵御互联上的品牌侵权风...

  • 徐绍史发改委49个项目有民间投资参与
    徐绍史发改委49个项目有民间投资参与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中心于3月5日(星期四)15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会,邀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就“经济社会发展与宏观调控”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的提问。以下是发布会实录:新华社、新华:谢谢主持人。我是新华社和新华的。我的问题是...

  • 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卫生部长论坛总结会召开
    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卫生部长论坛总结会召开

    2015年6月26日上午,国家卫生计生委召开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卫生部长论坛总结会,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马晓伟出席会议。会议回顾总结了论坛从酝酿、筹备到举办过程中的相关工作,指出,经过一年的筹备,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卫生部长论坛于2015年6月15日-17日在...

  • 泰国法院以公司欺诈罪判黄衫军创始人入狱20年
    泰国法院以公司欺诈罪判黄衫军创始人入狱20年

    泰国法院以公司欺诈罪判黄衫军创始人入狱20年黄衫军”创始人、泰国传媒大亨林明达据外国媒体报道,泰国曼谷一家法庭2月28日以公司欺诈罪判处泰国“黄衫军”运动创始人林明达入狱20年。当天,曼谷刑事法庭判处林明达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违反证券交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