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雪龙号归来科考队员讲马航失联客机搜寻始末

2018-11-05 21:16:29

“雪龙”号归来 科考队员讲马航失联客机搜寻始末

昨天凌晨2:30分,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的研究生纪飞,和二所的同事们包车,在黑漆漆的夜里,赶到上海浦东的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

此时,圆满完成各项度夏科考任务的中国第30次南极考察队队员们,乘坐着“雪龙”号极地考察船,刚刚顺利靠岸。

纪飞和他的同事们都是参与此次科考的科学家成员,他们在去年11月,完成在科考船上的任务后,提前飞回国内做进一步科研。昨天,他们再次回到久违的大船上,将科研设备拆卸下来。

早晨,登上“雪龙”号,正赶上科考人员在撤离设备。

直升机平台上,中信海洋直升机公司飞行员正处于待命状态,下午他们将起飞,开离“雪龙”号,至上海某机场。

此时,大部分科考人员陆续撤离“雪龙”船。大船的舷梯下,父亲送给女儿深吻,丈夫与久别妻子相拥……家庭团圆的场面,让狂风肆虐的码头,显得温柔动人。

更主要的是,船上的船员、科考队员们,时间向回溯了搜寻马航失联客机经历的细节。

讲述

-3月20日

中国船只中

“雪龙”离搜救海域近

3月18日,“雪龙”号已经全部完成了科考任务,到达澳大利亚珀斯的弗里曼特尔码头锚地。“当时码头上有军舰停泊,没有泊位,‘雪龙’号在原地做一些调整。”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曲探宙,为我们讲述了“雪龙”号接到搜救命令前后的细节。

科考船的原定计划是,21日停靠码头,进行物资补给,24日启程返航。

而就在3月20日,澳洲卫星图片显示:在澳大利亚西部海域,有疑似马航失联客机的残骸。

“国内媒体作了报道:‘雪龙’船,是位于发现疑似残骸海域近的中国船只。”

曲探宙很实诚地跟大家提到当时“雪龙”号的困难,“考察船毕竟是科考船不是专业的搜救船,发现疑似残骸的区域,在大约1400海里外,按‘雪龙’的航速,不停留的话,至少4天左右。”

上一次在阿根廷乌斯怀亚停靠补给,经过环南极大陆的航行,“雪龙”号已经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没有停靠外港和进行物资补给了。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得到补给,才有可能执行后期任务。

“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有,也必须在时间前往,全力以赴参与搜救行动。”曲探宙说。

-3月21日

停靠弗里曼特尔码头

补给有多少算多少

3月21日上午9:30,“雪龙”号抵达澳大利亚珀斯的弗里曼特尔码头进行补给。

同时,“雪龙”号正式接到了国家海洋局传来的当天前往疑似海域执行搜救任务的指令:要求“雪龙”号在21日早上9点30靠港,当天下午6点,必须离开码头,前往搜寻地点,执行搜寻任务。

这个时间段是个什么概念?

中国第30次南极考察队大洋队队长矫玉田告诉,在“雪龙”号停靠在弗里曼特尔码头8个多小时内,像油料补给,因为是短时间情况下进行,用的是加油车,而不是以往的油管,能补给多少算多少。

在这样的情形下,“雪龙”号当时共补给了118吨油料、280吨淡水和十几吨蔬菜。

正常情况下,同等人员配备的条件下,“雪龙”船的一次补给,油量起码补充1000吨左右,淡水需要600吨。

在物资量不充足,搜救任务也要求人员精简的情况下,“雪龙”号的计划发生了变化:原计划在弗里曼特尔码头,有28名队员在此下船回国,结果,另外45名队员也在这里临时下船。

-3月22日

全速赶往目标海域

充当首席调度官

3月22日,“雪龙”号以十六节的航速,全速赶往搜寻马航失联客机的目标海域。

“雪龙”号在这片海域的搜寻,确实有非常独到的优势。“雪龙”船一过来,就成了首席总调度。

“因为我们过去多次经过澳大利亚港,营救俄罗斯客轮的时候,与澳大利亚海上搜救中心也有很多联系。”曲探宙说,所以澳方的信息,会发给“雪龙”船。

同时,我国的军舰、军机到达后,会将发现目标或信息,与“雪龙”船互通。“通过我们的联络渠道,再转给澳方。”曲探宙说。

当时,“雪龙”号紧急购置了一批用于搜寻工作的望远镜。大家都在甲板和驾驶台,共同参与海上搜寻和瞭望。

昨天在驾驶台区域,还看到不少没有撤离的瞭望设备。虽然上海天气晴朗,但是码头风力也还是非常之大。站在甲板上,长发四散,眼睛不容易完全睁开。

“雪龙”船上KA-32A11BC直升机机组的飞行员吴先生告诉,经过西风带时候经历的风,比这组猛风还要凉还要激烈,“就你穿这点衣服(穿了单件冲锋衣),这立靶子,估计是要被吹跑的。”

按照“雪龙”号原来的行程,达到弗里曼特尔码头的时候,已经跨越了南半球的西风带(大约位于南纬度35~65之间的区域,在其控制地区,西风一般比较强劲,海洋上风浪特别大)。

可是要往搜救海域过去,大船又再次“自投罗”,往西风带冲了过去。

刚离开澳大利亚珀斯的时候,海况还比较好,“雪龙”号全速航行,但从第二天开始,海况每况愈下,风力的时候,平均达到8级,顺时风力9级。这种风力下,海浪能打起3~4米高,在海平面搜索,只能看到海浪了。

大船单边摇动幅度在15,也就是说,船上所有的设备、大器件都必须绑住,否则几十公斤的器物,都会像陆地上的蒲公英一样,轻易被风吹散。

吴先生说:“以往过西风带,大部分人是躺在床上吐过去,这次情况特殊,很多队员每天边吐边拿着望远镜搜寻。”

-3月24日~31日

船上“弹尽粮绝”

申请撤出搜寻任务

此刻站在甲板上的仪器前,可以想象,能见度不好的辽阔海域上,容易使人感到彷徨无助。

事实上,这一次搜救的过程,远没有前一次救援俄罗斯“绍卡利斯基院士”号客轮那么使人振奋。

新华社女张建松,是“雪龙”号30次科考任务的随船,记录了搜寻中的一次次起伏。

24日到29日,雪龙”号除发现一个渔上的浮球外,没有找到其他漂浮物。

3月30日,“雪龙”号抵达新搜寻区,在南纬28度、东经95度海域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白色漂浮物,船在附近找了好长时间,终于拍到了照片。看上去是一个压瘪的矿泉水瓶子,没有任何标志,可以排除与马航失联飞机有关。

很难想象,“大海捞针”对“雪龙”号上的船员们来说,是一种怎样的折磨。

曲探宙告诉,到3月底,“雪龙”船已经出行140多天,船员、考察队员没有得到修整,船上的物资、油量、食物,不可以支撑长时间的搜寻任务,加上在新的搜寻区域,我国投入了更大的专业搜寻力量,缩小了搜寻范围,“雪龙”船申请撤出搜寻任务。

3月31日“雪龙”号结束南印度洋搜寻任务启程回国。直到今天,大家一直在关注搜寻进展,希望赶快有消息。

助读

“雪龙”号是中国的极地考察船,也是中国能在极地破冰前行的船只,曾经十几次在南北极进行科考。

从去年延续到今年的这次科考任务,被各界誉为“雪龙”号执行的史上艰巨任务——2014年初,成功营救了在南极地区遇险的俄罗斯“绍卡利斯基院士”号客轮上的52名乘客;

3月中,参与了搜寻疑似马航MH370失联客机残骸的行动,并在专业舰船到达之前作为中方舰船的指挥船,负责与澳大利亚海上搜救中心和现场搜寻飞机联络,克服困难,完成了协调、指挥的工作。

(章咪佳本报通讯员汪南)

原标题: “雪龙”号归来科考队员讲马航失联客机搜寻始末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孔板流量计
护栏厂家
伺服电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