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中国下一代谁来养猪

2018-10-30 00:38:12

中国下一代谁来养猪

摘要:发布的7月CPI再创新高,其中猪肉价格上涨了56.7%,拉动价格总水平上涨约1.46个百分点。随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表示,国家不会打压猪肉价格。既要维护养殖户,又要维持市场稳定。发布的7月CPI再创新高,其中猪肉价格上涨了56.7%,拉动价格总水平上涨约1.46个百分点。随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表示,国家不会打压猪肉价格。既要维护养殖户,又要维持市场稳定。猪价高对养猪户是好事吗?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搜猪,对养猪户进行了调查。参与调查的485名养猪户中,有34%的人认为猪价涨是好事,但近一半的养猪户认为“不好说”.更令人惊讶的是,国家用补贴、保险等经济措施给养猪户发钱,以期稳定市场,但52%的养猪户并不认同这一做法。多方采访养猪户发现,和发下来那些看得见的“真金白银”相比,养猪行业更需要政府给些“看不见”的“实惠”:比如加强基层防疫体系,健全行业信息、及时发布预警信息,扶植养猪合作社等。目前参与本次调查的养猪户中,有育肥猪50到500头的占57.6%,500到1000头的占18.7%.该项调查仍在进行。把猪价当股价研究 在北京市吉利恒生农贸市场的一个猪肉摊上,排骨每公斤36元。有顾客嫌贵,摊主皱着眉:“你没看电视和报纸上都说了吗?进价贵!”老百姓用菜篮子能感知到的,已经是猪价波动的一个环节。搜猪紧盯着猪价波动。从玉米、豆粕、小麦麸等饲料成本,到出栏母猪、仔猪、猪肉等猪价,都被其按、周报、月报等时间段逐一列出,加上养殖盈利、流通屠宰等环节的种种分析,涉及养猪到猪肉的每个环节。“猪市就像股市一样,每天都在变化。”中国生猪预警首席顾问冯永辉告诉中国青年报,对基层养猪户来说,政府公开发布的信息远远不足以用来实时判断猪市的波动和走势。为此,这个站聚集了来自全国能上的数千名养猪户,还有各地的供应商等,每天汇总各地的数据。“我们根据一线数据发布的生猪市场走势预测,和市场不会差距太大。”冯永辉认为,疫情对生猪产业和猪价波动的影响。从2006年至今,猪价暴涨暴跌,连续两次“坐过山车”.“自1984年以来,像这样连续大幅波动的情况,前所未见。”冯永辉说,市场需求变化不大,再排除养殖成本上升等因素,疫病是导致猪价波动的难控制因素。对养猪户的调查印证了冯永辉的说法。在对“猪价为何暴涨暴跌”的多项选择中,416名养猪户选择“疫病影响”.此外,339人认为有“养殖成本太高”的原因,还有278人认为,散户大量退出养殖行业也是猪价波动的要素。中国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马闯告诉中国青年报,其实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养猪业是单纯靠规模化企业完成的,除了美国养1000到5000头猪的养殖场较多外,丹麦等欧洲国家的养猪场规模都比较小。“可是在中国,养殖户的发展缺乏规划,好的时候一哄而上,不然就一哄而散。”用冯永辉的话说,10年前,中国的养猪户基本都是庭院养殖,属于游击队,“行情好就上,行情不好就撤。”近几年,由于疫病、猪价波动等原因,坚持养猪的散户越来越少。这两年劳动力成本上涨,外出打工的收入变高,还不用承担猪死、猪病等养殖风险,使得退市者越来越多。整个行业在洗牌,适度规模化猪场是未来发展的方向。政府要在那儿下力气 今年中央支持大型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和小区建设的投资恢复至25亿元。此外,对养殖户(场)按每头能繁母猪100元的标准给予补贴。然而,在本次调查中,52%的养猪户并不认同给补贴这一做法。参与调查的黑龙江省的姜姓农户告诉本报,国家发补贴固然是好事,但即使这笔钱及时、全部到手,“也是杯水车薪”.2009年、2010年,由于疫情影响,姜家几百里地之内的猪场损失惨重,“我们家50斤以下的仔猪一个都没剩下”,赔了10多万元。他如果为了获得数千元的补贴,就得多养几十头母猪,等到母猪能产仔,至少需要一年多时间。这段时间内风险莫测:如果疫情严重,猪死猪病都是赔;如果疫情不重,大家补栏的猪都上市,猪价又要暴跌,还是赔。在本次调查中,168名养猪户表示,曾有补贴发放不足现象。320名养猪户表示,有“发放不透明,政策宣传不清楚”现象。318名养猪户表示,发放中有人情现象。296人表示,发放时有吃回扣现象。323人认为,补贴发放不公平。“对于规模化养猪场来说,扩大生产难的不是拿补贴。”冯永辉说,和“游击队”时代不同,规模化猪场一旦要扩栏,难的是拿地。土地是近年来养猪场难解决的问题:国家有明文禁令,不能把耕地毁了养猪;为方便饲料、生猪运输,国内大多数猪场距离人住的地方又不能太远;人多的地方必然有耕地;丘陵地带易建猪场,但又要排除林业用地;近年来房地产、公共项目等占有了大量土地,还有些地方要建开发区……因此,政府很难轻易批一块地用于养猪。东北一位养猪业人士表示,从申请到审批,再到建猪场,解决环保等一系列问题是非常困难的。一部分人就是钻了政策的空子,号称拿地是为了养猪,其实是用来搞房地产。“还有一种情况是,有老板买下了一块地,在没转手之前,干脆搭点猪舍养猪,国家还给补贴。”他说,进出养猪行业的各色人等,目的各异,“搅浑”了行业。“政府要分清自己该做什么,市场该做什么。”冯永辉说,猪肉价格和存栏供应的问题引起普遍关心,但具体控制这两者,并非政府需要做的。如果养猪有利可图,自然有人进入行业,生猪市场也会趋于平稳。在本次调查中,64.3%的养猪户相信,生猪市场能依靠自身调节,自动跳出“猪周期”.但是,市场没有办法控制疫病。近年来,各种情况诱发的猪病极大地损害了老百姓的利益,由此带来的基层防疫问题日渐突出。而且,在防范猪病上,政府选择了过于具体的做法:给养殖户选择疫苗,花钱让养殖户买疫苗。实际上,养殖户在市场竞争中自会发现那种疫苗效果好,打了防猪病,无效了还可以要求疫苗企业负责。招标和集中采购,反而难以避免腐败,且疫苗效果很难追溯。养猪户还面临着招不到人的难题。沈阳一家拥有460多头母猪的规模化猪场老板告诉,以前招一名养猪人员的月薪大约1200元~1800元,今年提高到2000元以上,来的人也很少,年轻人更少。“猪场全封闭,一天见不到什么外人,又脏又累,年轻人谁干这个?”马闯提出,政府应该关心,中国下一代谁来养猪。在国外,农场主是稳定的阶层,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比较稳定。但在中国,标准化、职业化的养猪还未成主体。“政府应承担这样的工作,引导、培训青年农民。”政府应如何宏观调控?在本次调查中,除了331人选择“大力建设基层防疫体系”外,还有328人认为,应该健全行业信息统计,定期进行行业普查,及时发布预警信息。

鲜炖燕窝
西湖美庐公馆
海逸星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